????擂台之主这样一说,药神白自虚紧接着问道:“这样说来,这个朱啸确实是是有着特殊之处了。只是,以他这样的战力,你们深渊的几大战力,难道真的会服从这样战力的一个存在吗?要知道,深渊建立之初就有着不少强者反对,也就是第一个深渊之主实力比较麻烦强大,这才足以震慑整个深渊。”

????“药神有所不知,现在的深渊已经没有建立之初那般强大了,深渊之主朱啸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想尽一切办法将深渊这股战力整合在一起。”擂台之主段清波笑了笑,说道,“而且,在深渊之主朱啸的身上,有着一种让人信服的气质,我想,这也是我们都觉得他可以当好这个深渊之主的原因吧。”

????战隐没有想到朱啸居然是这般深入人心,战隐在接任家族的时候,要不是战隐出手灭了雷家,那战家很多人都是不服战隐的。而且,战隐为了能够平衡家族的势力,战隐也是不得不让战枭一同治理家族。战隐微微笑了笑,道:“擂台之主,你也是掌控着深渊的一部分战力,要是让你将这股战力交出来,我想你也不会心甘情愿吧?”

????“哈哈哈!”擂台之主大笑起来,一会儿,擂台之主说道,“战家家主,要是深渊之主需要擂台的话,我可以将这股战力完全交给深渊之主。而且,我也早就有着这样的想法了。说实话,将这股战力真的紧握在自己手里,我也不知道对我有什么好处。现如今深渊之主朱啸已经有了大尊者、二尊者以及前深渊之主的师弟都是全部支持深渊之主。在深渊之主的手上,还掌控着一支军队烈焰军。日后等深渊之主将墨渊军也完全掌控之后,他就会是第一个掌控深渊全部战力的深渊之主。”

????众人对于擂台之主这样的决定都是感觉到一丝惊讶,但是擂台之主段清波却是不以为然,道:“诸位,你们应该很清楚吧,现在的大陆,总是要交到年轻人手上的。我在深渊之中有一个宿敌,要是没有他的话,说不得我就已经是深渊之主了。但是,现在要是将深渊完全交给朱啸的话,反而是觉得是一种解脱,虽然我苦苦追寻了那么久。”

????众人都还以为深渊现在必定局势不稳,可要是有着擂台之主段清波这样的存在支持朱啸的话,哪有又谁可以撼动朱啸在深渊之中的地位。

????战隐也是稍微有些担心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这个深渊现在出来只会是十分碍事的一股战力。要是在大战之后,战隐倒是也希望有着深渊这样的一股战力来维系大陆的和平,但是现在战隐却是不愿意看到这样一股战力来搅局。

????这时候,战隐突然想到了还有大陆上的暗杀者,他微微一笑,说道:“深渊拥有的战力,可是远不止被封印的那些战力,要知道,暗杀者也是深渊的一部分。现在暗杀者的四大统领,天一与玄一还在观望着,而地一是肯定不会同意再次加入深渊的,至于黄一,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在大陆上现身。这股战力,要是不重新进入到深渊之中,那深渊也是十分不完整的。”

????擂台之主段清波很清楚战隐的用意,他想要深渊与四大统领发生战争,但是擂台之主段清波却是微微笑了笑,说道:“那股战力自然迟早都会加入到深渊之中的,原本深渊之主也是需要去拜访四大统领的,可是前往药王谷拜见诸位炼药大师,乃是深渊之主最重要的事情。我想,此番离开药王谷,迟早都会去拜见几位统领吧。战隐家主,要是你们战家也选择与我们深渊站在一起的话,我想这件事情会变得容易不少。毕竟,战家这样强大的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小家族可以相比的!”

????战隐冷哼一声,不再与擂台之主多说一个字,而白霓裳则是看了看擂台之主,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药神白自虚,他笑了笑,说道:“但愿深渊这股战力真的可以用来维系大陆的和平吧,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要是稍微用得不慎,就将会成为一个**烦的!”

????擂台之主虽然是甘心将擂台所有的战力都交给朱啸,但是擂台之主自己也不清楚朱啸到底会将深渊带向什么方向。擂台之主只是很单纯地不想要那么强大的一股力量了罢了,但是,深渊到底会走向什么方向,擂台之主却心里没有底。擂台之主并不了解朱啸,这一点,擂台之主自己再清楚也不过了,虽然擂台之主为朱啸搭建了那修罗路,可是,在修罗路上面,擂台之主也仅仅是看到了朱啸的强大的一面,同时,也是看到了朱啸聪明果断的一面,至于朱啸是否还有其他的几面,这就是擂台之主都不知道了。

????既然都已经决定放弃那些权力了,擂台之主段清波也是不会感觉到后悔,哪怕是朱啸真的用这股战力来掀起一场更大的战争,那擂台之主段清波也就随着朱啸的命令去做也就是了。擂台之主想到了这里,微微笑了笑,嘴里又是开始打哈欠,说道:“当我将擂台完全交出来的时候,我就不会去理会那些事情了。万一深渊之主真的要用深渊去做些什么的话,那我段清波也就听从他的命令就是了。”

????“你!”战隐冷冷地瞪了瞪擂台之主,但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或许擂台之主说得一点错都没有,但是,战隐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很快,太阳又是滑下了山坡,而且,很快,太阳却又是洒在了众人的脸上。与往日炼制的时候稍微有些不同,今天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四周的灵气也是开始变得有些躁动不安了。

????“到了今天,凝聚应该都已经差不多了,现如今看来,白宇要炼制这枚九品丹药川息大还丹依然是有些吃力,其他的几个小家伙,也就更不用说了。现如今,也就只有柳千枝与朱啸两人已经接近成功了!”

????白宇原本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但是卡在了第九转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是成功不了,虽然白宇的药材倒是还没有被焚毁,但是想要成功已经是不可能了。现在白宇虽然还在继续尝试,也就是寻求自我的一种突破罢了。

????在这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了,药姬他们再度失败了,药阳之类的也是失败了……他们几人都是退了下来,只是留下了朱啸与柳千枝,至于白宇,现在也是在苦苦支撑罢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倏忽间就过去了,这时候,四周的灵气变得更加躁动起来了,白宇也是在一次没有控制好火焰将自己的药材全部都焚毁了。虽然是有些可惜,但是白宇却也是不再尝试了,直接就退下来了。

????药神白自虚也并没有因为白宇几人的失败就怎么样,反而是笑意更甚,道:“看样子,最后的胜利者将会是朱啸与柳千枝,柳千枝这个孩子,倒是真的不错!”

????“虽然丹药还没有完全成功,但是四周的灵气已经变得躁动起来了,看样子,他们两个小家伙都是成功了。”柳重也是十分开心,柳千枝要是能够成为一个巨头的话,日后几乎就已经是药王谷谷主一样的存在了。现在柳重也只是希望柳千枝能够稳压朱啸一筹,这样一来,柳千枝就更加名正言顺地成为年轻一辈的领军者了。

????农叶倒是乐于看到柳千枝成功,药姬与柳千枝之间的关系日渐亲密了,柳千枝真的成为了新的巨头,或者是成为谷主的话,对于农家也是一件好事,农叶淡笑道:“现在看来,还是柳千枝的速度要稍微快一些,现在都已经是到了最后一转了, 但是柳千枝已经有条不紊地进行到了一半了,而反观朱啸那边,却是居然还没有开始最后一转!”

????“咦?”突然这时候,白霓裳的脸色微微一变,原本四周都只是有些狂躁的灵气在一瞬间居然是开始翻涌起来了,大量的灵气都是朝着朱啸的烈火成聚鼎汇聚了过去。

????众人也是发现了朱啸丹鼎的异动,都赶紧用灵魂之力去探查,他们发现一股精纯的生灵之气正在被灌进丹药之中,而朱啸与此同时还加快了第十二转。朱啸用灵魂之力形成了一个漩涡,在进行第十二转的丹药正在迅速成形,,并且,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朱啸居然是完成了第十二转。

????“什么!”药神白自虚十分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朱啸,好一会儿,才喃喃道,“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在朱啸的身上见到这般精纯的生灵之气。有了这样一股生灵之气,他在炼制八品丹药与九品丹药的时候,岂不是如虎添翼!”

????“这股力量,是来自于生玄龙的,没有想到,朱啸居然连这样的东西都存在着!”白霓裳淡淡地说着,道,“这一次,是朱啸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