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审讯,这就是龚十七所擅长的领域了。他已经从事了近十年的情报工作,亲自审讯过的对象早就上了三位数,不管是言语恫吓还是严刑逼供,都有着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至于审讯对象是一群伤号这一点,这对他来说更是司空见惯,因为即便是健康的人,他往往也会在审讯过程中将对方变成伤号,如此一来倒是省下了不少工夫。

????不过今天龚十七显然是没办法亲自动手给审讯对象上手段了,身上的伤让他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但这倒是不会妨碍他用话术去恐吓审讯对象,从他们口中套出自己所需的信息。

????对这些俘虏而言,他们此时其实已经是处在绝境之中,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那么顶多天之内,他们就会因为枪伤带来的并发症而痛苦地死去。在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往往会盖过了对雇主的忠诚,也是最容易吐露他们脑子里那些秘密的时候。龚十七没有费太多的工夫,便接连从几名审讯对象口中套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人承认了他们所效力的雇主是扬州盐商卢康泰,在加入火枪队之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便是在卢康泰手底下做事,有的甚至本来就是卢氏族人。而他们的受训时间,最早的大约是在半年以前,也有两个月之前才被选拔到这支队伍中的新人。

????至于海汉情报部门最为关心的武器来源和向盐商提供军事培训的合作者,也总算是有了一点消息。

????按照这几名俘虏的交代,这支火枪队的指挥官共有两名,一人是卢康泰的堂弟,另一个则是弗朗机人。但很不幸运的是,这两人都在昨晚的战斗中身亡了,其中那名弗朗机人,便是姬元青之前所留意到的那具西方人外貌的尸体。但这些武器是经由什么途径流入了扬州盐商手中,这些俘虏却是说不清楚,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接触不到这些秘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枪是西班牙造的火枪,指挥官之一也是西班牙人,毫无疑问这事已经跟西班牙人脱不开干系了。但这中间还是有很多暂时无法解释的情况,比如西班牙人是怎么绕过海汉在东南沿海的封锁,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扬州地区活动?这合作的双方在过去并无来往,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如果中间人有牵线搭桥,那这个中间人又是什么人?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说到审讯,这就是龚十七所擅长的领域了。他已经从事了近十年的情报工作,亲自审讯过的对象早就上了三位数,不管是言语恫吓还是严刑逼供,都有着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至于审讯对象是一群伤号这一点,这对他来说更是司空见惯,因为即便是健康的人,他往往也会在审讯过程中将对方变成伤号,如此一来倒是省下了不少工夫。

????不过今天龚十七显然是没办法亲自动手给审讯对象上手段了,身上的伤让他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但这倒是不会妨碍他用话术去恐吓审讯对象,从他们口中套出自己所需的信息。

????对这些俘虏而言,他们此时其实已经是处在绝境之中,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那么顶多天之内,他们就会因为枪伤带来的并发症而痛苦地死去。在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往往会盖过了对雇主的忠诚,也是最容易吐露他们脑子里那些秘密的时候。龚十七没有费太多的工夫,便接连从几名审讯对象口中套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人承认了他们所效力的雇主是扬州盐商卢康泰,在加入火枪队之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便是在卢康泰手底下做事,有的甚至本来就是卢氏族人。而他们的受训时间,最早的大约是在半年以前,也有两个月之前才被选拔到这支队伍中的新人。

????至于海汉情报部门最为关心的武器来源和向盐商提供军事培训的合作者,也总算是有了一点消息。

????按照这几名俘虏的交代,这支火枪队的指挥官共有两名,一人是卢康泰的堂弟,另一个则是弗朗机人。但很不幸运的是,这两人都在昨晚的战斗中身亡了,其中那名弗朗机人,便是姬元青之前所留意到的那具西方人外貌的尸体。但这些武器是经由什么途径流入了扬州盐商手中,这些俘虏却是说不清楚,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接触不到这些秘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枪是西班牙造的火枪,指挥官之一也是西班牙人,毫无疑问这事已经跟西班牙人脱不开干系了。但这中间还是有很多暂时无法解释的情况,比如西班牙人是怎么绕过海汉在东南沿海的封锁,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扬州地区活动?这合作的双方在过去并无来往,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如果中间人有牵线搭桥,那这个中间人又是什么人?说到审讯,这就是龚十七所擅长的领域了。他已经从事了近十年的情报工作,亲自审讯过的对象早就上了三位数,不管是言语恫吓还是严刑逼供,都有着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至于审讯对象是一群伤号这一点,这对他来说更是司空见惯,因为即便是健康的人,他往往也会在审讯过程中将对方变成伤号,如此一来倒是省下了不少工夫。

????不过今天龚十七显然是没办法亲自动手给审讯对象上手段了,身上的伤让他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但这倒是不会妨碍他用话术去恐吓审讯对象,从他们口中套出自己所需的信息。

????对这些俘虏而言,他们此时其实已经是处在绝境之中,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那么顶多天之内,他们就会因为枪伤带来的并发症而痛苦地死去。在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往往会盖过了对雇主的忠诚,也是最容易吐露他们脑子里那些秘密的时候。龚十七没有费太多的工夫,便接连从几名审讯对象口中套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人承认了他们所效力的雇主是扬州盐商卢康泰,在加入火枪队之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便是在卢康泰手底下做事,有的甚至本来就是卢氏族人。而他们的受训时间,最早的大约是在半年以前,也有两个月之前才被选拔到这支队伍中的新人。

????至于海汉情报部门最为关心的武器来源和向盐商提供军事培训的合作者,也总算是有了一点消息。

????按照这几名俘虏的交代,这支火枪队的指挥官共有两名,一人是卢康泰的堂弟,另一个则是弗朗机人。但很不幸运的是,这两人都在昨晚的战斗中身亡了,其中那名弗朗机人,便是姬元青之前所留意到的那具西方人外貌的尸体。但这些武器是经由什么途径流入了扬州盐商手中,这些俘虏却是说不清楚,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接触不到这些秘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枪是西班牙造的火枪,指挥官之一也是西班牙人,毫无疑问这事已经跟西班牙人脱不开干系了。但这中间还是有很多暂时无法解释的情况,比如西班牙人是怎么绕过海汉在东南沿海的封锁,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扬州地区活动?这合作的双方在过去并无来往,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如果中间人有牵线搭桥,那这个中间人又是什么人?说到审讯,这就是龚十七所擅长的领域了。他已经从事了近十年的情报工作,亲自审讯过的对象早就上了三位数,不管是言语恫吓还是严刑逼供,都有着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至于审讯对象是一群伤号这一点,这对他来说更是司空见惯,因为即便是健康的人,他往往也会在审讯过程中将对方变成伤号,如此一来倒是省下了不少工夫。

????不过今天龚十七显然是没办法亲自动手给审讯对象上手段了,身上的伤让他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但这倒是不会妨碍他用话术去恐吓审讯对象,从他们口中套出自己所需的信息。

????对这些俘虏而言,他们此时其实已经是处在绝境之中,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那么顶多天之内,他们就会因为枪伤带来的并发症而痛苦地死去。在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往往会盖过了对雇主的忠诚,也是最容易吐露他们脑子里那些秘密的时候。龚十七没有费太多的工夫,便接连从几名审讯对象口中套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人承认了他们所效力的雇主是扬州盐商卢康泰,在加入火枪队之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便是在卢康泰手底下做事,有的甚至本来就是卢氏族人。而他们的受训时间,最早的大约是在半年以前,也有两个月之前才被选拔到这支队伍中的新人。

????至于海汉情报部门最为关心的武器来源和向盐商提供军事培训的合作者,也总算是有了一点消息。

????按照这几名俘虏的交代,这支火枪队的指挥官共有两名,一人是卢康泰的堂弟,另一个则是弗朗机人。但很不幸运的是,这两人都在昨晚的战斗中身亡了,其中那名弗朗机人,便是姬元青之前所留意到的那具西方人外貌的尸体。但这些武器是经由什么途径流入了扬州盐商手中,这些俘虏却是说不清楚,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接触不到这些秘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枪是西班牙造的火枪,指挥官之一也是西班牙人,毫无疑问这事已经跟西班牙人脱不开干系了。但这中间还是有很多暂时无法解释的情况,比如西班牙人是怎么绕过海汉在东南沿海的封锁,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扬州地区活动?这合作的双方在过去并无来往,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如果中间人有牵线搭桥,那这个中间人又是什么人?说到审讯,这就是龚十七所擅长的领域了。他已经从事了近十年的情报工作,亲自审讯过的对象早就上了三位数,不管是言语恫吓还是严刑逼供,都有着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至于审讯对象是一群伤号这一点,这对他来说更是司空见惯,因为即便是健康的人,他往往也会在审讯过程中将对方变成伤号,如此一来倒是省下了不少工夫。

????不过今天龚十七显然是没办法亲自动手给审讯对象上手段了,身上的伤让他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但这倒是不会妨碍他用话术去恐吓审讯对象,从他们口中套出自己所需的信息。

????对这些俘虏而言,他们此时其实已经是处在绝境之中,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那么顶多天之内,他们就会因为枪伤带来的并发症而痛苦地死去。在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往往会盖过了对雇主的忠诚,也是最容易吐露他们脑子里那些秘密的时候。龚十七没有费太多的工夫,便接连从几名审讯对象口中套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人承认了他们所效力的雇主是扬州盐商卢康泰,在加入火枪队之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便是在卢康泰手底下做事,有的甚至本来就是卢氏族人。而他们的受训时间,最早的大约是在半年以前,也有两个月之前才被选拔到这支队伍中的新人。

????至于海汉情报部门最为关心的武器来源和向盐商提供军事培训的合作者,也总算是有了一点消息。

????按照这几名俘虏的交代,这支火枪队的指挥官共有两名,一人是卢康泰的堂弟,另一个则是弗朗机人。但很不幸运的是,这两人都在昨晚的战斗中身亡了,其中那名弗朗机人,便是姬元青之前所留意到的那具西方人外貌的尸体。但这些武器是经由什么途径流入了扬州盐商手中,这些俘虏却是说不清楚,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接触不到这些秘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