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的话,充分说明了几件事——

????其一,小树果然准备已久,并不是一个满头雾水的新兵蛋子。

????其二,小树和九州众修并未意识到人魔战场的不同,充满了新兵蛋子的无畏。

????其三,小树并未察觉被他们弄死的魔族,是一位种魔将,十分无知。

????这三点中,除了第一点值得夸奖,其余两点才是事实的真实写照。

????因为没意识到人魔战场的可怕,所以九州众修还能装出一副粉嫩的模样,去坑魔族。

????因为不知道种魔将对道祖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红衣才能看着不足一丈的种魔将面不改色,甚至能有力地啐出来。

????但饶是如此……

????包括刘镇在内,没人敢对小树等人方才的斩杀行为,冠以侥幸之名。

????究其原因,只有一点——

????“再如何侥幸,这个军阵的威力,也不是侥幸的啊……”

????刘镇心头惊悚一喃,脑海中却在不断回放着红衣吐口水的场景,一遍又一遍的。

????见刘镇没有理会自己……

????小树有些悻悻。

????“看来还真是个小角色……”

????一边朝种魔将的尸体走去,小树心里一边如是想。

????也只有这个魔族是个小角色,所以这根本没什么好炫耀的,以致于刘镇都懒得回应自己的炫耀。

????一想到自己和同伴的布置,就这般被一个垃圾给毁了……

????“去你大爷……嘶!哎哟哟,疼疼疼,啊啊啊!”

????早已养成踢石子习惯的小树,下意识就是一脚踢向种魔将的尸体,却宛如踢在了太乙精金铸成的雕像之上,痛得钻心!

????看着小树抱着脚乱蹦的滑稽场景,浩女险些笑出来。

????但笑意刚生……

????又被她新的发现给掐死——

????即使在抱着脚乱蹦乱跳,小树的每一次跳,也都随着前方战局的变化而变化。

????所以……

????这并不可笑。

????恰恰相反的是,小树的行为更能体现出他对战场的适应。

????看到小树这样的表现,刘镇一肚子的训斥就哽在了嗓子眼儿里,无法喷出一字。

????良久之后,他才幽幽说了一句。

????“你们刚刚杀的,是种魔将。”

????“啊啊啊,道爷知道是种魔将,垃圾而已……”小树不跳了,捏了捏脚趾头,这才笑嘻嘻地道,“道爷原本打算杀的是种魔帅,可惜……诶?好像不对,等等,让道爷捋一捋……”

????见小树口中一会儿念叨着种魔将,一会儿念叨着魔尉,一会儿又念叨着种魔帅,刘镇就气不打一处来。

????“现在才发现哪里不对,是不是太晚了?”

????“啊?哈,不晚不晚……”

????“那你发现了什么地方不对了?”

????“啊,暂时还没,且容道爷再……”

????“要不要老夫告诉你?”

????“你……这么好心,有何企图?”

????……

????“哼!”见小树一脸警惕,刘镇懒得再多说,一字一句喝道,“你们刚斩杀的种魔将,堪比人类的齐天境大能!”

????小树闻言,愣了半晌,狠狠一捶手掌:“哎呀,道爷还说哪儿不对,原来是这里不……嘶!齐,齐齐齐,齐天?”

????见小树吓得道髻都往上蹿了几寸,刘镇又好气又好笑。

????他当然明白,小树肯定是知道种魔将是何等存在的。

????但对方为何忘了?

????原因只有一个——

????这位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的临时统帅,太紧张给忘了!

????也正因如此,这个临时统帅才会大言不惭地说出后面的嚣张之语,同时在反应过来种魔将是什么之后,吓得面色发白,并大手一挥,命令九州众人赶紧跟随自己撤回去。

????九州众修是很听话的。

????这一战,看似是魔族突然发难,实则是他们早有准备的一战。

????因为早有准备……

????这一次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虽然没有邪天的亲自指挥,却也迸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外加他们的修为,在这数千年来得以突飞猛进,修行质量也在陆家的帮助下迅速升华……

????两百多道祖在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下瞬杀一个前来装逼的种魔将,实在是很正常。

????当然……

????一直处于陆家保护,且一直都在闭门造车的他们,其实并不这么觉得。

????所以在外人看来,初次上阵就以无损的代价瞬杀高阶魔族的这群新兵蛋子,居然在后退的时候吓得直哆嗦,这他niang的就让人有些凌乱了。

????“我日,这群小畜生……”蓝枫说了一半,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九州众人,只能悻悻骂道,“真他niang猥琐!”

????“猥琐?”

????此刻再听到这个之前颇让他感同身受的词,刘镇却有些不适应。

????“应该不是猥琐……”

????“那是啥?”

????“我也不知道……”刘镇想了想,缓缓道,“可以说他们怕死,但怕死的人,会做出这种事么?可是能瞬杀种魔将的生灵,又会因为自己杀的竟是种魔将,而吓得脸色发白么?”

????刘镇很矛盾。

????因为他看到的九州众修,就是这般矛盾的。

????而听到刘镇的分析,蓝枫一头雾水……

????浩女,却如梦初醒。

????刘镇等人只能从邪天在灼阳谷的表现中,看出邪天很怕死……

????更清楚邪天的浩女,却知道邪天是一个不怕死的人。

????“而出现在你身上的矛盾,也被他们给继承了……”

????思及此处,浩女有些骄傲,也有些心酸。

????此刻再看仓皇逃回来的小树等人,她觉得无比亲切。

????“小树,过来。”

????“啊?”

????被邪天的大老婆这么一叫,小树身躯就是一僵,扭捏着道:“不,不用了吧?”

????“过来,有事要向你请教。”

????“啊?姐你这玩笑就开大……”

????“姐让你去你就去,婆婆妈妈的,给老娘去吧你!”

????红衣一脚踹在小树屁股上,对浩女笑道:“姐,尽管收拾,时间到了让我们来收尸就成,哈哈!”

????浩女笑了笑,看向被踢过来的小树,指着前方的战场,轻声问道:“有何高见?”

????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瞬杀一位种魔将的场景……

????是可以无视的。

????但堂堂浩女身旁多了一个男人,且看上去好像还在请教这个男人的时候……

????这个男人连同他之前的伙伴,就无法被忽视了。

????而因为震惊将视线放在小树等人身上的,中天门联席长老和诸般大帝怎么也不会想到……

????在他们的关注之前,魔妮儿的视线就已在九州众人身上来回了好几次。

????“看来,你们是不怕死的……”

????良久……

????“却不知他,怕不怕你们死!”

????似乎因为被连蝼蚁都不如的生灵打了脸……

????魔妮儿的这句轻喃,尤其得冷。

????冷到刚从第六层古天梯站起身的邪天,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