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365bet线上网址_365bet手机开户_365bet 2019阅读网 > 穿越365bet线上网址_365bet手机开户_365bet 2019 > 大明文魁 > 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何为儒?(恭喜joyii书友成为本书盟主)
????王锡爵与陆光祖之间的斗争,显得有些波澜不惊。王锡爵与陆光祖公然撕破脸后,将决定权抛给了天子,作出了一个二选一的抉择题。

????官场诸如此例很多,比如边臣之间,巡抚与巡按不和。

????巡抚与巡按之间互参。

????总督与巡抚之间互参。

????朝廷为了化解局面就是将一人拿下,一般朝廷会信任刚刚派到地方的官员,或者是级别低一些的监察官员。

????而上升到内阁大学士这个层面,则有不一样了。

????当年申时行在言官间的名声一塌糊涂,又经历了密揭被泄露一事,等于与许国撕破了脸。

????许国认为天子会在他与申时行中作一个二选一。

????然而许国并没有料到,天子最后两个都不选。

????而到了王锡爵与陆光祖这里,答案又是什么?

????首辅与其他阁臣的斗争可以称得上十分激烈。

????比如夏言与严嵩,严嵩与徐阶之间,都是彼此向皇帝告黑状,下猛料,力求搞倒搞臭,其中离不开对圣意的揣摩,以及对对手的了解。

????但是王锡爵与陆光祖之间撕破脸后,王锡爵没有说过陆光祖一句不是,只是摆出了你留我去,我留你去的态度。此君子之风实令人称道。

????次日陆光祖忧虑重重地到阁,发现一切暂且风平浪静。

????他来到值房但见各衙门的文移仍是第一时间摆在了他的案头上。

????陆光祖稍稍定神喝了一盅参茶提神后推开值房大门,他负手看着往来的阁吏,舍人,内阁里的官吏们对他依旧恭敬有加。

????陆光祖当即踱步来到王锡爵的值房前看了一眼,但见值房之门仍是紧锁,门口两位当值的中书也是起身向陆光祖见礼。

????这一幕的场景十分熟悉,唯独一名当值中书年纪甚轻,看来是来替补卢中书的。

????陆光祖瓮着声对二人道:“若是元辅到阁,还请知会老夫一声。”

????“谨遵阁老钧旨。”

????陆光祖闻言点点头,回到了自己值房。

????坐在椅上,陆光祖伸手捏着眉头,昨日他与门生故旧们商议了一晚上。开始众说纷纭,最后达成一致,门生们大体上意见认为,王锡爵现在虽为清议所非,但天子对他仍信任如故。因此眼下王锡爵是难以为敌的,必须示好求和,否则阁臣的位子难保。

????陆光祖想到这里,于是对心腹吩咐道:“你拿老夫的帖子,请吏部左侍郎罗万化今晚来老夫府上一趟,就以老夫……老夫新近得了一副吴道子名画,请他过府一鉴。”

????罗万化与陆光祖有乡谊,对方又是王锡爵的好友,所以陆光祖打算让罗万化替自己出面与王锡爵说和,这也是最后不是办法的办法了。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卢中书上,但陆光祖也是安排好了说辞。

????另外陆光祖暗中还有一手准备,利用国本的事说事,继续用清流势力来打击王锡爵的威信。

????陆光祖知道自己若真与王锡爵斗胜算实在太低,但唯一所持的对方行事有原则有底线,不会太咄咄逼人,这就是他唯一翻盘的机会。

????陆光祖刚刚想到这里,就听得下人禀告道:“老爷不好了,今日言官纷纷在会极门投书弹劾,上面不少人都是……”

????陆光祖闻言色变拿起奏章一看,但见弹劾的名单上都是自己的门生和故旧。

????王锡爵终于还是下手了,而且用了这样雷霆万钧的手段。

????陆光祖默然半响。

????“老爷如何是好啊?咱们要不要出面保一下?”

????陆光祖摇了摇头道:“保什么?王锡爵让人弹劾我的门生,其用意是逼老夫自己辞相!”

????陆光祖仰天长叹,自己还是没有算到这一步。

????内阁当然有权力决定被弹劾官员的去留。但现在王锡爵,赵志皋都不在阁,陆光祖身为内阁的第一把手却出面保自己的门生,这不就成了结党营私吗?

????一旦陆光祖出面保他的门生,那么自己就陷入众矢之的。

????王锡爵早早乞疾在家,赵志皋也是装病,就是为了让他陆光祖陷入今日的境地。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陆光祖自己辞相,来保住自己的门生故旧,如此换得自己的体面,也揭过了这场他与王锡爵斗争的影响。

????陆光祖看了一眼奏章,脸上露出冷笑道:“好个王元驭,好个真君子!”

????而此刻王锡爵正在府里假山池边观鱼。

????他的下人都站在一旁远远的伺候,生怕打搅了老爷此刻的清净。

????不久王五从远处走廊走到鱼池边,到了王锡爵的身旁。王锡爵将饵碗递给王五,王五自是动手帮着王锡爵给池鱼偷食。

????王锡爵悠然地坐下,挽起了手上的袖子:“难得春光如此明媚,令老夫可以偷得半日闲暇。”

????王五笑了笑道:“老爷安然观鱼不出府一步,却能定大局,孔明再世也不过如此啊。”

????王锡爵笑了笑道:“老夫岂敢自比孔明,是了,孙稚绳来了?”

????“已是请来,正在客厅候着。”

????王锡爵点点头道:“带到这里来。”

????不久孙承宗来到鱼池边面对王锡爵恭恭敬敬地口称恩师。

????孙承宗是万历十四年的会元加榜眼,王锡爵是他的大座师,林延潮则是小座师。

????一般而言,大座师在小座师的地位之上。

????王锡爵看向孙承宗道:“稚绳,你今年在翰苑所写的讲义文章,老夫都已是看了。”

????孙承宗躬身道:“还请恩师指教!”

????王锡爵笑了笑道:“你的经义文章功力愈加精深,可知你这些年在翰苑里没少下功夫,心性也是打磨出来了。”

????孙承宗道:“学生当年刚入翰苑时,恩师交代学生要忍得住寂寞,先坐得十年冷板凳,从史书典策上先追究三代之治,知古人精微,再读至秦汉唐宋,得近人之发越,学生这些年一直不敢忘记恩师的教诲,三九三伏天里都手不释卷。”

????王锡爵欣然道:“甚好,甚好。老夫观你当年在新民报上作文章,笔锋雄健,篇篇直指时弊,近日再读你的文章,知已懂藏锋之道,不再言辞激烈,老夫已明白你更上一层楼了。到了今时今日,也当以重任交托给你了。”

????孙承宗连忙道:“恩师……”

????王锡爵摆了摆手道:“昨日天子已批示老夫,收回了三王并封之成命,将颁布明旨在明年春月让皇长子出阁读书。国本之事,慎之又慎,身系天下臣民之将来,没有老成持重,博识远见的官员不可为太子师也,所以老夫思来想去将此重责交托给你。”

????孙承宗连忙道:“恩师,学生才疏学浅,恐不能胜任。”

????王锡爵淡淡地笑着道:“你先不要推辞,这个太子师的人选,老夫与皇上,诸多官员都是商榷过,皇上意属于你,礼臣也推举于你,加上老夫已有三人矣。”

????孙承宗定了定神道:“元辅,此事下官第一次听说,不敢置信。”

????“哦?林侯官没有事先与你通气?”

????孙承宗道:“大宗伯只是说元辅会有安排,但是什么安排他没有告知。”

????王锡爵点点头道:“稚绳,老夫以为所谓大臣风骨者当为刚直不阿,宁折不弯,却不是长袖善舞,外圆内方。这一点是老夫认为你与林侯官不同之处。”

????“而在人品与才干之间,老夫从来都是取于前者。所以不要想得太多,林侯官此去朝鲜平倭,托付老夫让你为太子讲师,而你切不要辜负了他的所托。”

????孙承宗一愣,看了王锡爵一眼。

????林延潮此去朝鲜,以后是不能回朝拜相了。所以此事一去,王锡爵既将孙承宗视为承林延潮衣钵之人,同时也认为林延潮一走,那么如孙承宗他们这些门生故旧也当依附于他,今日他抛出了橄榄枝。

????面对王锡爵的邀请,孙承宗道:“皇长子讲师的事,孙某自觉得没有这个福分,所以还请元辅另请高明!”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王锡爵对孙承宗的表态还是有些意外。

????“哦?”

????孙承宗道:“恩师,学生有一言不吐不快。这几年朝廷党争成风,并愈演愈烈,官员之中不是依于政府,就是搏击朝臣,在清流之中得一个名声。”

????“孙某无才,却得蒙恩师青眼,但却是无心置身于这党争之中。”

????王锡爵有些意外,闻言抚须寻思了一阵道:“你既不愿搅和党争中,老夫又何尝愿意,但是有些规矩不可不立,否则难为万世之纲常。不过老夫尊重你的意思,至于这朝廷的任命,也不是你能推托的。你回去再好好想一想。”

????孙承宗还要再说,王锡爵已是坐了下来,一旁王五道:“孙大人请吧!”

????孙承宗仍是向王锡爵长长一揖然后道:“恩师,在孙某眼里立万世规矩为大儒也,但规矩不行时破了规矩的人也可称为大儒也。人生在世不为前者儒,也当为后者儒!”

????孙承宗走后,王五对王锡爵道:“老爷,这孙侍讲好不识抬举,如此……”

????王锡爵抚须道:“荐他为皇长子讲官,是老夫与林侯官的默契,老夫岂能出尔反尔。但这不为前者儒,当为后者儒说得实在是好,没有个几斤几两,哪里可以说出这话?呵,林侯官还真是好眼光!”

????Ps:感谢joyii书友成为本书第十一位盟主。

????:。: